靳染_

一个入圈两年的透明写手
凌李亲女儿,可拆不可逆

心里最真实的感受

你是上天赐给人间的礼物

你是我晦暗生活中的光明


凯凯王,生日快乐!

愿你一直开心幸福快乐下去!


【蔺靖】(【凌李】)思忆若殇




前半段是萧景琰视角,单向书信体。

风光无限是你,跌落尘埃也是你

重要的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吾于今日登基了,吾做到了,当上了大梁的皇帝。不知如何偿还小殊和公子出手相助的恩情。公子已离开金陵数月,吾很是思念。不知公子是否愿意来金陵于寡人同住。

公子又会等吾几时?

待寡人十里红妆,昭告天下

萧景琰此生此世所爱之人,是蔺晨





最近事务繁多,偏偏还有个邻国公主要和亲。梁国近来边境大乱,听闻公子与小殊跟随长林军奔赴战场,寡人虽不忍心,但别无他法。愿公子与小殊平安归来。寡人在金陵静候公子回来。





听闻小殊的事,寡人倍感愧疚与痛心。更愿蔺公子来金陵。





邻国公主和亲拖了三个月了,众臣不知呈了几封奏折给寡人了。母后不断让寡人以大局为重,母后告诉寡人,她很欣赏公子,希望公子能来金陵。




蔺公子,抱歉。公子还能再等等寡人吗?待寡人迎娶了那邻国的女子。寡人便兑了承诺。



蔺公子,近来金陵大乱,请公子莫听信传言。寡人必当护琅琊阁周全。




蔺公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寡人是一国之君,不能对琅琊阁置之不理。

公子就弃了那琅琊阁,化名来金陵吧。







次年农历12月22日

梁帝萧景琰大婚,红妆十里,迎娶了他的贵妃林氏。

同日,琅琊山起火

琅琊阁被烧,少阁主蔺晨一身红衣自刎

之后,大雪接连下了三日。

琅琊阁从此消失。

后来,听旁人说,萧景琰大婚当天早上,收到一封飞鸽传书,鸽爪上还系着一段红绫。

上面写着

“琰儿,汝要做个贤帝。况且,琰儿心中有吾,吾就知足了。吾着了一身红衣,琰儿看这烈火,像不像喜烛?如有来世,吾必当不放琰儿走,不能让旁人抢了去。琰儿要记住,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你们可是不知道,收到这份书信,萧景琰就跟中邪了一样,一直喃喃着蔺晨。还疯了似的想冲去琅琊山。这估计是武靖爷(萧景琰谥号)一生最失礼的一天。不过,蔺晨应该对武靖爷还是挺重要的。史书上记载,武靖爷一身未立后,就说,这个名分是蔺公子的。”

“小张,今天又讲哪段历史呢?早点回家休息。”

“好嘞,李副队。今天讲的是梁朝。”

梁朝?大梁?好像在哪听过。




李熏然劳累了一天,现在瘫在了车的副驾驶上。真好,有个男朋友就是好。

“老凌,我们晚上吃什么啊?我饿了...”李熏然蔫蔫的说,他是真的饿了。

“嗯?把衣服披在身上,别着凉了。晚上想吃什么?糖醋鱼怎么样?”凌远揉了揉李熏然卷发。

“嗯,好。对了,老凌,你说过梁朝吗?”

凌远心头一紧。

“略有耳闻,怎么了?”

“今天听小张讲梁朝的故事,好像还是一个叫蔺晨的人的故事,你知道吗?”李熏然瞬间来了精神,期待的望着凌远。

“你想听吗?”凌远眼中闪过一丝的落寞。

“嗯”



“那,我讲了?”

“从前呢,蔺晨是琅琊阁少阁主,游荡于江湖之间。有一次,他救了个人,名叫林殊。听闻还是金陵赫赫有名的林家少爷。此人身中火寒剧毒,命不久矣,蔺晨见到时,他已奄奄一息。但蔺晨自幼苦读医书,医术了得,救了此人。唤他为梅长苏。后来,梅长苏便留在了蔺晨身边,还成了江左盟的宗主。但梅长苏身子刚恢复,便要去金陵。金陵是当时大梁的首都。梅长苏告诉蔺晨,他要去扶持一个叫萧景琰的皇子上位。”

“远哥,进入正题吧!今天听见好像这个蔺公子与皇帝有染是吗?”

“是。在萧景琰还未当上皇帝时,他和蔺晨曾是爱人。到啦,走,我们回家慢慢说。”

“蔺晨和萧景琰的爱很复杂,萧景琰一直以为把蔺晨当做谋士,对蔺晨特别的关心与照顾是理所当然的。可能当初,要不是那件事的发生,他们应该会在之后的几年再无瓜葛了。”

凌远神情有些不对,眼中有一分说不明白的情愫,像是落寞又像是悲伤,或是回忆的幸福。

好在,李熏然只管埋头吃饭,没有看见。

“嗯?老凌,你怎么停下了?什么事啊?”李熏然察觉到这份不寻常的安静。

“面好吃吗?好久没做了。”凌远看着像一只贪吃的小仓鼠的李熏然,笑了笑。

“嗯!可好吃了!厨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我真的是太幸福了!”李熏然眼中闪着兴奋的光。

“那件事,很简单。无非是蔺晨作为萧景琰的谋士,要去铲除对萧景琰的不利的势力,但有可能搭上性命。然后,萧景琰就对将要走的蔺晨说了一句类似于我爱你的话。然后,蔺晨回来后,他们就在一起啦。”

“那,当初的蔺晨听见这句话,是个什么反应啊?”

“法式深吻。当然,我现在可以演示一下。”

“啊,老凌你走开啦!我要去洗澡了,你你你,快去洗碗。”李熏然手疾眼快的推开了不断靠近他的凌远。

“对了,老凌,你是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史实的?史书记载都这么详细了嘛?”

凌远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哎,这是什么?我们家沙发上哪来的红色....嫁衣?快,如实说来,饶你不死。”



李熏然上去拿那件嫁衣,恍惚之间有何人直言音兀出。

“我终于找到你了”一红衣男子喃喃道。

“蔺晨?”李熏然几乎是脱口而出,转身,见一红衣男子立于身后,浅笑如画,眉眼与凌远如出一辙,只不过,多了一份放荡不羁。原来是那...故人。

后一秒,竟又变成了凌远站在那,温柔的冲他笑着

“这一世,还好我们没有把你弄丢。”

李熏然扑入凌远的怀中,像是想起了什么,早已红了眼眶。

“这一世,我必当不会负你。生生世世,我都不会。蔺晨也好,凌远也好,只要是你,都好。”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end.....




看了一段故事,听了一手首名为爱殇(男声版)的歌,就有了这个故事,我也没想到,整整拖了十天才断断续续的写完。

这一段时间,家里发生了些变故,加之学业的紧张。

实属抱歉。

之后会把之前坑了的几篇文写完。

谢谢诸位的喜爱

谢谢。

现在是第二天啦,对今天看见文的姑娘说一声抱歉,检查结果出来了,我被抑郁症缠上了呢。医生想让我住院,我拒绝了,我觉得可能是我最近太累了,休息休息就好啦。

但是,文章不一定什么时候写了,就很抱歉。我会尽量把之前的坑填完的。

跟各位姑娘,说一句对不起了。

【凌李】最后的最后(上)








“你终究还是把那个捧在手心,护在心尖尖上的人弄丢了。”


李熏然说他累了,想放手了。

凌远同意了。

从相知相熟到相爱,他们走过五个春夏秋冬,但这段令人向往的爱情,终究是落幕了。



凌远恢复了从前的模样,拼命的加班,手术排的比任何一位外科大夫都满,活生生是个阎王,让人退避三舍。他完全不把自己当个人,办公室就像是他的家。

凌远害怕空闲,也不想拥有空闲。他每天最艰难的时刻就是入睡。无尽的自责和自我否定,负面情绪张开血盆大口将凌远吞没,让他坠入对李熏然的思念海里,一点点缓慢而又痛苦的下沉。

就这么放小孩走了?那谁照顾他?临走前是不是伤了小孩的心?

这几天小孩没伤着吧?他最怕疼了,每次打针都不敢看,能吃药绝对不开吊针。打完针还总撒娇的要糖吃。刑警这么危险,小孩受伤了怎么办?无数的问题缠绕在凌远心头,在思绪中昏睡过去。




李熏然咽下心中的苦涩与悲伤。他不想跟老凌分开,他想他了,他想老凌做的饭了,想老凌的怀抱了....凌晨三点,街头一家快要打烊的酒吧,李熏然行使着自己最后一次放纵的资本。有人微醺起舞,有人醉倒在角落,有人假装清醒,躯体却早已醉在深夜。悲伤,令人窒息的悲伤。“先生,您没事吧?怎么了?”一位陌生男子坐在李熏然旁边,深邃的眼眸竟让李熏然觉得与凌远有三分相似。喃喃了一句,远哥,眼泪再次涌上眼眶。

“没事,就是在思念一个,我伤害了的人。”

“先生,您既然伤害了,那又为何要思念?”陌生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因为,他是我这辈子都不舍得伤害的人。我真的真的真的很爱他,很爱。可惜,还是伤害了。”李熏然眼中翻滚的无奈与悲伤尽收旁边男子的眼中。

李熏然一杯杯的喝,说着一个个他与凌远的故事。


李熏然醉了,醉的一塌糊涂。




“凌学长,李熏然他很爱你。估计此次的离开,发什么什么变故。李熏然现在醉了,你要不要过来接?”庄恕扶着醉的神志不清,嘴里一直絮絮叨叨念叨着凌远的李熏然,掏出手机,给凌远打了个电话。


小孩,他依旧很爱我?


“熏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必须要平安回来。等你回来,我们就去巴黎,就去结婚。”凌远思量再三,给李熏然发了条信息,并委托庄恕把李熏然送了回去。


“嗯。”凌晨时分,李熏然酒醒了,自然看见了凌远的那条消息。这一个嗯,包含了多大的希望与勇气。


这次九死一生的卧底任务,他,可能回不来。但,绝对不能牵扯到凌远。


那是他,愿意用生命所守护的人。








抱歉,我最近真的过于忙了,真的没有一点点时间码字。

这篇文是 @坚尼地城小怪物 这位姑娘要的,时隔好久我才弄出来。


其实,细心的姑娘会发现,这是(上)所以,会有下。

但是,这篇文的初心是一篇be,所以,我为了不伤各位姑娘的心,如果接受不了be的话,这一篇,可以当成独立的一篇。(当然,我建议各位姑娘把我之后发布的下连着一起看,这样会更完整一些。)


可以理解为有两个结局啦!


红心,蓝手,记得给吖!

评论区一块点梗一块玩吖!


(废话好多。。。)


故事原型

其实之前有很多姑娘,以为我这个故事是发生在出去野餐的时候。

当然,这个故事它的发展和最后的解决都是在我们的教室里。其中的一些细节描写是我加入了当时自己的个人感情。

下面就我就说一说,这个故事的原例。


因为出于我自己的私心,想保护一下她的隐私。所以这篇故事里我暂且把她称为y。


我和y是在初一的时候认识的。认识了从头到尾估计三年吧现在我与她也没有什么联系了,我水瓶座,她是天秤座。都是大大咧咧的性格,所以我们两个呢,就在初中成为了特别特别好的闺蜜。


我们俩的友情呢,被我们班好多人戏称为像谈恋爱一样的友情,她照顾我,同时我照顾她照顾的更多一点。在学校,就像明诚跟着明楼一样,就在我附近三米画个圈,你绝对能见到她的身影。我跟她的关系就跟那篇文章里谭宗明和赵启平的关系一样。总是我保护着她不让她受到班里人的欺负。


当时是在初三上吧,我朋友很多,她朋友也很多,因为都是善于交朋友的人。但是对方都是自己心目中最重要的那一个。


有一次在教室,然后她的后桌呢,跟他关系比较好,是个男生,因为是她性格大大咧咧的,跟男生相处的也很好,就都处成了哥们儿的关系。我跟她后桌同桌的关系也是挺好,当然跟她同桌的关系更好一点。


有一次是在我们晚自习下课,当时挺晚了。y的后桌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明明y站在我旁边,并没有挡路。但是y的后桌从我的这边走过去的时候,推了一把y,对y说了句滚。走之后,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些脏话。我心想,那是y的朋友,所以我也没有多说些什么。我因为害怕这件事情再发生,所以我把y从我的座位拉到了她的座位。

然而她的后桌在回自己座位时,又顺手抽了一把y凳子,y就那么的摔倒了在了地下,我慌忙把她扶了起来。同时忍不住冲她后桌吼了一句,你有病吧?是不是闲的没事儿干了?


因为我在我们班里还算优秀,所以我这段话一出,班里都安静了,往我这个方向望过来。Y站在一旁,没有出声,就剩下我与那个男生就那样站着对峙着。然后呢,那个男生冲我吼了一句非常难听的话,但我也记得不太清了,到底是一句什么话。后来我把y拉走了,一边拉一边对她说,你理那种人干嘛。你还不小心,他欺负你都欺负成那样了,你也不知道保护一下自己吗?


y当时跟着我回到我的座位后。她没有说什么。因为当时已经放学了。我把y拉走之后,那个y的后桌呢,就把自己的桌子掀翻,然后把书包里的的书倒了一地,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可能他的性格使然,就自己在那儿一个人的发火。y当时的脸色很差,把我的东西拿到我的座位上,一摔,自己背上书包就走了。(可以确定的是,y和她后桌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因为我后来跟她后桌关系又好了。)


当时的我,真的可谓是,一脸茫然以及尴尬。我到现在还觉得,可能是我当时的处理方式过激,没有照顾她的感受。


后来,她整整三天,不管我怎么说,就也没有怎么理我了。我也慢慢的不那么在意她的感受了,毕竟,我在我们班的朋友还是非常多的。


我们俩的关系就慢慢疏远,仿佛之前所有的好,都是一场幻觉。我的态度很坚决,没有在去找她,因为,我本来也是一个很骄傲的人,我为了她,在她面前,一次次放低自己的底线,一次次,甚至在她触碰到我底线时,我也没有说过什么。


可能不管在爱情,还是在友情方面。

其中一方都不能付诸太多

总有一天,会累,会迷失了原本的自己。



当时,这段友情的发生与结束,我平复了很久的心情,可能真的因为我付出了太多。不过现在我也十分淡然了,提起这件事,心里会惋惜,但泛不起大的波澜了。


这就是,那个故事的原型,一个我的一段经历


【凌李】凌晨三点



李熏然视角


(这是一个一百字的脑洞小段子,本来想展开写,奈何,实在没有时间与精力。)






“你有没有见过凌晨三点的酒吧  有人微醺  起舞 有人醉倒在角落 有人假装清醒 躯体却早已醉在深夜 有人说 黑夜是孤独的调味品 这时无论尝什么味道 味道都比白天浓烈 不信你去喝一口酒 不信你去想一个人 醉在深夜的人们举起杯 笑得眼里全都是泪 喝醉以后全世界都是我的 就他 妈你不是”










凌晨三点,喝醉了一个人走在冷冷清清的大街上

打开手机,特别自然的给你打了电话,如往常一样,喝醉了让你来接我。

你表现的很不正常,还迟疑了几秒,居然都忘了我在哪吃饭!回去我一定不理你了!


第二天早上,摸到身边空荡荡的被子时,吓了一跳。你怎么走了啊?


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忘了,我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忘了你想要过正常的生活。

我想起来我为什么去喝酒了。

我是为了忘了你,忘了你啊。。。


【谭赵】因为你爱过我









本文设定

谭宗明是硕士生在读,还没有成为商业界的大鳄。

赵启平正在读大四,准备找实习医院工作。

恋爱确定一年。




因为我体会过你爱我的样子

所以

我知道你现在不爱我了。




赵启平从小到大都是孩子王,广泛的人际关系和优秀的学习成绩,使他成为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老师心目中的三好学生。

到了大学,赵启平有了一帮哥们,同时也有了一个爱人。

谭宗明。

谭宗明在工商学院读硕士,闲下来的时间,就来黏他家小孩。因为,他担心,赵启平这不羁的性格,总怕他收到什么伤害,感受到什么社会的险恶。

他们在一起一年多,谭宗明把赵启平保护的很好,赵启平的那帮哥们,常常对赵启平开玩笑说,谭哥家的人,我们不敢惹啊。

有一次赵启平他们学校组织去春游,谭宗明害怕小孩没带够吃的也出于私心,便也给导师请了假,一块去了。

谭宗明刚刚到,就看见赵启平被他一要好的哥们,猛推一把,推在了一边,嘴里还说了句滚,骂了句脏话,不堪入耳。

谭宗明看着那是小孩的哥们,便只是单单握了握拳,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装作没看见什么。

过了一会,那个人,又趁赵启平在专心致志吃烤肉时拍了赵启平一下,把小孩吓了一个踉跄。谭宗明慌忙扶了一把,生害怕烤肉签子戳到赵启平。

“你有病啊?!闲的没事干是吧。”谭宗明一把赵启平护在身后,忍无可忍的吼了一句。

“关你什么事,我跟启平在玩,你以为你跟他关系好,就了不起了?你谁啊,不就是启平喜欢的一个男的吗?”对方也不甘示弱。

赵启平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谭宗明把赵启平拉走了。

一边走,一边说。

“你能不能不要心这么大,会不会保护自己,刚刚被那签子戳到怎么办?”


赵启平迟疑了几秒。

突然停下来,看着谭宗明。

“我不用你管,我也不需要。”他说的很坚定,同时也放开了握着谭宗明的手。

朝着同学们的方向走了回去。

谭宗明一个人愣在原地。




他家小孩的脚步,像是一把钝刀,在一刀刀砍着他的心,过程漫长且痛苦。

一些同学望着谭宗明,那眼神跟看马戏团的小丑别无二样。赵启平的哥们轻蔑的看了一眼谭宗明,把赵启平一把搂过去,又去吃吃喝喝了。

赵启平没有回头,一次都没有。


谭宗明走了,虽然眼里泛了泪,脸上敛起了笑容。

回到学院,谭宗明还没有来得及把心中的苦涩拿出来品尝,就被父亲的一个电话叫了回去,参加一个商业界聚会。

谭宗明期待这个聚会,期待了好久。这对于他毕业之后的事业有很大帮助。可是,今天晚上,谭宗明可算是把他这多年积累的演技,都用了出来,陪笑到笑肌僵硬。


凌晨一点多,谭宗明才回到他和小孩的家,在医学院旁边的一个中档小区。

谭宗明醉醺醺的回到家,家里没人,小孩没有回来。

后来的几天,小孩都没回家。

打电话也没接,发微信也没回,去医学院找了也不在。


一个月后的一天,赵启平回来了。

他之前去西藏散心了,也好好考虑了一下,他和谭宗明的关系。

他们的差距终究是太大。

谭宗明回来,发现家里的灯亮了,急匆匆的跑上楼,匆忙的连鞋都没换。一把抱住了赵启平。

“回来了,回来了。我以为你不回来了。”谭宗明紧紧抱着赵启平不撒手。赵启平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眼中泛起了泪花。

“好了,你不用说。你就出去陪我玩几天,就几天。”谭宗明感受到了小孩心情的变化。眼底有一丝苦涩,虽然被隐藏的很好。他的小孩终究要离开他了。



谭宗明带着赵启平去了香港,玩了四天。这几天就像他们刚刚热恋时的甜蜜。

第四天,谭宗明带着他家小孩去了香港的中环摩天轮。

香港的夜景,一览无余。

到了摩天轮最顶端,谭宗明想亲他家小孩。

因为有人说,在摩天轮顶端相吻的恋人,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赵启平躲开了。



那一刻,谭宗明没说什么,但眼里的落寞出卖了他。

那一刻,他眼中的星辰落了。

第二天一早

赵启平身边的床空了,行李也没有了。

桌上放了一张机票和一份信。





“启平,我们还是分开吧。我想,我提出来,可能不是那么难过。可能,我对你的保护过于自私。就像把你这只遨游在蓝天的雄鹰,养成了笼子里的金丝雀。可是,我爱的是你的那份清高,那份骄傲。因为我爱你,所以我选择了离开。而且,因为我感受过你爱我的样子,所以,我知道你现在不爱了。就是,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了。”


也许,你不知道。

你错过了,一个多么爱你的人。


后来,听说

谭宗明成了掌管上海经济的大鳄。

娶了个美丽的妻子,生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儿女

赵启平年纪轻轻成了医院骨科的副主任医师。

一生无拘无束,也没有爱人。

人们说,赵启平那对爱情淡然的样子,总带着一丝悲伤,那笑容背后,总透出一丝凄凉。

“你既然可以如此从容的离开,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让我深陷你感情的泥潭,无法逃脱。你既然爱我,为什么不尝试着去改变自己,而是选择逃避呢?你让我,对爱情,失去了希望。”




若爱,请深爱

若不爱,当初就不要假装。







这篇文章前半段梗其实是出自我自身的一个经历,当然,是初中时闺蜜之间的。我印象一直很深,很深。要是想看我故事的姑娘,可以去看我下下篇文章。已经更新了,文章题目是故事原型。

(我觉得,两年得三次肺炎的我很优秀🌚)

【谭赵】独角戏









“有的时候,你很爱一个人

  但其实,这只是你自己的事

  像一出独角戏,到最后

  最感动的人,不过是你自己。”





“我想把这一切交给时间来检验,我不确定我们的感情是否真挚,更不确定你是否真的真心而并非玩玩, 我接受不了这巨大的落差。我可以去吃几十块的路边 小店,我可以去酒吧去KTV跟朋友一起唱歌,一起闹,而你呢?你能做到吗?所谓,做爱人要讲究门当户对,我。。。如果我没有爱上你,是不是我可以好好的生活。”

21岁的赵启平在与他朝夕相处了一年的谭宗明的书桌上,放下了一张纸,然后,不告而别,不如来时的匆忙,走时他显得格外的慌张。



美国,赵启平仅仅待了一年,就如同落荒而逃的逃回了上海。

谭宗明看到那简短的半页纸时,没有一个形容词可以形容他的心情。悲伤?愤怒?亦或者失望?不,谭宗明格外的平静,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似的。

凌晨三点,在美国深夜的街上,可以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高端定制西装,提着打包的路边小店的烤串,拿着一瓶啤酒的男子,格外狼狈的一步一步走着,眼眶通红,似乎昭示着什么。

两个国家,两个城市,两个同样颓废的人。

过了这一夜,谭宗明依旧是美国分公司的CEO,而赵启平依旧是医科大学的高才生。

“似乎,离开了你,我也照样很好。”


从相知到相熟到相爱,他们一共认识了一年半。

赵启平这是第一次谈恋爱,恨不得天天跟谭宗明混在一起玩,可是骨子里的清高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恋爱关系停止的很突然,赵启平留给谭宗明的只有一份信,所有的联系方式全部都换了,似乎下定决心要与他断绝。

赵启平不告而别的原因谭宗明并不知道,正如同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言语给赵启平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最后整整弥补了十年。




那天天气很好,他们俩还准备下午一起去野餐

如往常一样,赵启平拎着医科大学的盒饭以及外卖开心的跑去找谭宗明,谭宗明的秘书看见赵启平后,示意他,谭宗明正在和他父亲谈话。

赵启平便站在了谭宗明办公室门口,静静的等着。

“谭宗明,你个逆子!听别人说,你居然跟一个男人搞在一起!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我谭家怎么会出现你这样的孽障?!”办公室里谭父暴怒着指着谭宗明的鼻子骂到。

“父亲,我现在还年轻,以后人生的路,我会自己走。会娶妻生子,您不必操心。我现在还可以玩玩,毕竟,以后谭家的血脉还待我传。”谭宗明的声音格外平静,像是心中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咣当,赵启平手中的饭盒随着谭宗明结束承诺的那一刻,掉在了地上。

“谁?”谭宗明急匆匆的跑出办公室查看。只看见撒了一地的饭菜。门外空无一人。

“启平。。。”谭宗明没有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更没有料到,自己刚刚那段搪塞自己父亲的那段话会被赵启平听见。






三年后,谭宗明回到了上海。

回到家的第一个月,当谭父正准备把公司交给谭宗明时。谭宗明出柜了。

那一天,谭宗明被打的血肉模糊,还被赶出了家门。

“什么时候想通,什么时候滚回来!要不然,我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在谭宗明的记忆中,父亲从未发过如此之大的火。

在谭宗明昏迷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是

“启平。你看我现在被赶出了家门,一无所有。这样,我们是不是就门当户对了。”


一身血迹的谭宗明被路人送去了医院,昏迷了三天后,才醒过来。全身的骨头就像被拆了重装了一遍的样子。

好巧不巧,谭宗明所待的医院,正是赵启平刚刚大学毕业正在实习的医院。

缘分,总是这么的爱捉弄人。

当赵启平得知谭宗明被人打的血肉模糊时,心中特别的担心。三年了,三年了自己还是没有放下。不过,自己无法接受也无法原谅他。












我本来像一次写完的,可是,我觉得,一次写完的话,会有点长啊。。。(可能未完待续吧)

果然,发烧躺在床上的日子就是清闲啊😂

上一篇,感谢各位姑娘各位太太的关心啊。同时,那个阅读量也把我着实吓了一跳。其实,我反复读了很多遍,我的文还是一如既往的记流水账。。。

承蒙各位太太姑娘的关心及喜爱,谢谢。

点赞,评论,推荐,看着给吖!

我们评论区玩吖!

(再唠一句,最近感冒的人特别多,记得小心点!千万别感冒吖!如果不幸中招了,一定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我可不希望看见你们难受的样子呀。)

【庄季】没事,有我








今天是五一放假的第一天

季白作为人民公仆,自然逃不了值班的魔爪


一个人坐在监控室里,看着空无一人的公安局,季白闲到都像去跟暂时关押的犯人聊聊天了,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消失了。


“好无聊啊,也不知道庄恕在干嘛呀。是不是在睡梦中又梦见好吃的了?说不定还没睡着。”季白喃喃自语道。







“一个人值班真的无聊,想吃夜宵!外卖小哥都回家放假了!而我在义无反顾的为人民服务。。。”


季白拿着手机,配上一张自暴自弃的表情包,发了个朋友圈,看看这个点还有谁能陪自己聊聊天。





“师父,这个点哪来的夜宵啊!”许栩今天熬夜整理案例,看见季白发的朋友圈,忍不住在下面吐槽了一句。

“为人民服务!我明天也不想值班啊。。。”赵寒在评论区哀嚎着。

季白这一条朋友圈,可算是炸出来一群夜猫子。叽叽喳喳的在他的评论区聊天。




唯独没有庄恕!


“你男朋友我在这辛辛苦苦值班!你居然睡着了是吗?!”季白给庄恕发了条私信,表示他现在很不满,很不满好吗?!


“下楼”庄恕只简简单单的回复了两个字,把季白搞懵了。但还是半信半疑的下了楼。


“晚上吃夜宵不怕长胖吗?饭店都关门了,我给你做了点,趁热吃,别给凉了。”庄恕站在公安局门口,手上提着一个保温饭盒。


“你疯了?这么晚了还给我做饭。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啊!”季白特别茫然,同时话语中带着深深的“嫌弃”。


“你。。。不吃吗?我做了挺久的,给你熬了粥,还炒了两个你喜欢的菜。。。”庄恕有一种出力不讨好的感觉,语气中隐藏着深深的失落。


“不是!你说你这么晚了还过来看我,累坏了咋办,知不知道熬夜熬多了对身体特别不好!”季白其实心里真的暖暖的。


“走吧,去值班室吃吧。要不然饭真的凉了。”庄恕举了举手中的饭盒。


“你说说你,就不知道为自己着想。你要是病了,或者这么晚了出啥事,那不就天塌了吗?”季白拉着庄恕往办公室走,边走边念叨。


“没事,有我。”庄恕淡淡的回了一句。


“???啥玩意有你。”


“天塌了个子高的人顶着,我比你高,所以我顶着。”庄恕一脸认真看着季白。


“我去你大 爷,你不就比我高了三公分吗?有完没完了。”庄恕被季白拍了一巴掌,吓了一跳。





“夜宵get√,感谢另一位为我服务的人民公仆。”

季白拍了张庄恕专心致志给他弄饭的照片。又发了一条朋友圈。


第二天早上,季白的好友一点开朋友圈就莫名其妙的吃了一嘴狗粮。


因为。。。。。





庄恕在评论区光明正大的评论说。


“你无聊,没事,有我陪。

你饿了,没事,有我做。

你累了,没事,有我在。

天塌了都没事,因为有我。”











这是一个连续高烧,38.6度,一天没退烧的我花了十分钟想出来的文。

中间有什么逻辑性的错误记得给我指出来吖!比较现在头比较晕。


我们评论区玩呀。


愿大家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像我,身体就跟纸糊的一样,现在胃还在连续吃药,又感冒发高烧了。


点赞,推荐,评论。看着给吖!谢谢!


对了,祝看见这篇文的姑娘都健健康康,身边有个爱你的人。爱你们吖!


【庄季】不遗余力(楔子)

在美国,只留下一份书信就走了的季白。

在中国,啥也没留直接走的庄恕。


恩恩怨怨何时了?


季白的追夫之路一望无际啊。

美国大农村的闷骚男了解一下?



季白!你家先生又跑了!你还管不管了?这次都把小被子带上了!


季白!你家先生需要支援!又被患者闹事了!一个人躲在办公室望着手机发呆呢!你还管不管了!


季白!你家先生来警局了,什么?你准备出差查案子?好吧好吧,你家先生准备走了。一脸气愤的走了!


啊咧!你要记得收小被子啊!


离家出走预警!季白!管好你男人!